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4xp > 要聞 > 正文

蘇伊士運河擱淺事故調查啓動:“長賜號”不得離開,索賠恐達上億美元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4-02 08:17:56

卡住蘇伊士運河整整6天的“長賜號”終於脱困,目前正在大苦湖接受詳細的技術狀態檢查。當前危機雖然解除,但接踵而來的問題是,數日的堵塞會造成多大損失?損失將由誰承擔?

《每日經濟新聞》就此採訪英國保賠協會及瑞典海運保險公司Nordic Marine等多家機構對可能提出的索賠進行相應解讀。

每經記者 文巧    每經編輯 蘭素英    

圖片來源:Vesselfinder截圖

憑一己之力卡住蘇伊士運河的巨型貨輪“長賜號”終於在3月29日成功脱困。但“在擱淺事件調查結束前,‘長賜號’不得離開蘇伊士運河,”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主席烏薩馬·拉比耶3月31日表示。 

目前,“長賜號”正在大苦湖接受詳細的技術狀態檢查。當前危機雖然解除,但接踵而來的問題是,“長賜號”堵住運河整整6天會造成多大損失?損失將由誰承擔? 

拉比耶週三在接受埃及Sada El-Balad電視台採訪時表示,航道堵塞造成的損失和損壞可能高達10億美元左右。 

據外媒報道,由於租賃合約規定,本次蘇伊士運河的癱瘓事故責任應由船東公司日本正榮汽船負責。

瑞典海運保險公司Nordic Marine承銷和市場總監克勞迪奧·布蘭卡迪(Claudio Blancardi)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船東的風險管理主要涉及兩個方面,即船殼保險、保賠保險。不過,這兩種保險都將收入損失排除在外,這意味着,後續賠付可能會更多來自各方的損失索賠,包括被滯留貨船方的索賠。 

保險經紀公司McGill and Partners的船體和海洋責任負責人戴維·史密斯(David Smith)認為,“到目前為止,最大的(影響)因素仍然是運河當局可能就損失收入進行的索賠。” 

調查啓動 

在專業救援團隊的努力下,“長賜號”終於在擱淺6天后成功獲救,蘇伊士運河恢復通航。 

為解救這艘裝載超過1.8萬個集裝箱的巨輪,救援團隊調用了11艘港口拖船和2艘遠洋拖船,挖掘了約3萬立方米的河沙,負責救援行動的荷蘭救援企業SMIT Salvage BV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透露。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透露,蘇伊士運河恢復通航後,截至3月31日中午,已有285艘貨船順利通過運河,其餘等候通過運河的175艘貨輪將在4月2日前全部通過。 

隨着“長賜號”的脱困,相關調查也於3月31日正式啓動。 

據俄羅斯衞星網報道,拉比耶3月31日表示,事故首席調查員薩伊德·謝沙已於當日下午登船,他將檢查船隻的適航性及船長操作記錄,以確定事發原因。調查可能需要一週時間。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此前已對擱淺貨輪進行了初步檢查,未發現該貨輪有任何技術問題。但在最終調查結果出爐前,該貨輪將一直停靠在埃及水域。 

另據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主席顧問賽義德(Sayed Sheyshe)透露,此次調查還將研究“長賜號”的事故報告和硬件維護報告,以及該船在事故期間的通訊和通話情況。 

圖片來源:新華社艾哈邁德·戈馬 攝

或面臨上億美元索賠 

隨着運河恢復通航,“長賜號”面臨的索賠成為當前市場關注的焦點,有報道指出這可能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集裝箱船索賠案件。評級機構惠譽(Fitch)已將此次事件標記為再保險市場的重大損失事件,其規模足以損害再保險公司的收益。 

國際海洋保險聯盟祕書長拉爾斯·蘭格(Lars Lange)認為,最終索賠範圍尚屬未知,但預計索賠數額可能將達9位數。 

如此天價的損失,誰來“買單”?《華爾街日報》此前報道,由於租賃合約規定,本次蘇伊士運河的事故責任應由船東公司日本正榮汽船負責。長榮海運董事長也曾表示,“長賜號”為長租船,船上任何操作上的失誤或不可抗力等原因,致船舶造成損害,是船東的責任。 

瑞典海運保險公司Nordic Marine承銷和市場總監克勞迪奧·布蘭卡迪(Claudio Blancardi)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一般而言,船東的風險管理主要涉及兩個方面,船殼保險(hull and machinery insurance)以及保賠保險(protection and indemnity insurance)。 

勞埃德船舶日報(Lloyd's List)報道顯示,就“長賜號”本身而言,船體、機械和貨物索賠可能是有限的,因為船身和裝載的貨物並未受到嚴重損壞。 

“由於船殼保險以及保賠保險都不覆蓋收入損失,擱淺的船舶以及由於阻塞而延遲的船舶都將蒙受每日收入損失。”布蘭卡迪説道。因此,航運律師事務所有可能代表滯留船隻上的貨物權益方提起訴訟。這意味着,後續賠付可能更多來自各方的損失索賠,包括被滯留貨船的索賠。除此之外,還有船舶救援支出以及共同海損。 

此次負責救援的荷蘭SMIT Salvage BV根據船隻和貨物價值收取打撈費,據業界估計,按照其收費標準,本次救援費用或將超過1000萬美元。

圖片來源:新華社發(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供圖)

據《金融時報》報道,救援費用將由船殼保險覆蓋。日本正榮汽船表示,這份保險由總部位於日本東京的保險公司MS&AD Insurance Group承保。其他索賠則將通過保賠保險來覆蓋。英國保賠協會(UK P&I Club)已為“長賜號”船東投保,該協會是國際保賠協會集團(P&I Club)的成員。 

英國保賠協會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該協會為“長賜號”承保的保賠保險覆蓋了因基礎設施損壞或堵塞帶來的賠償,船舶本身和貨物都分別進行了投保。而針對具體賠償事宜,該協會並未發表評論。根據相關協議,英國保賠協會可覆蓋索賠的第一筆1000萬美元,其他則將由P&I Club成員集體承擔,最高可達1億美元。 

保險經紀公司McGill and Partners的船體和海洋責任負責人戴維·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目前他估計這起事件造成的保險索賠總額為1.5億美元。“到目前為止,最大的(影響)因素仍然是運河當局可能就損失收入進行的索賠。” 

埃及方面已表態説,可能將向日本船東索賠。拉比耶透露,蘇伊士運河斷航期間,運河管理局每天損失1200萬~1500萬美元,照此計算,6天的損失達7200萬~9000萬美元。《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蘇伊士運河是埃及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之一。數據顯示,2019年,蘇伊士運河創造了57.5億美元的收入,佔埃及全年財政收入的9.58%。2020年,蘇伊士運河創造了56.1億美元的收入。 

丹麥海運情報諮詢公司首席執行官拉爾斯·延森表示,每天約有30艘重型貨船通過蘇伊士運河,堵塞一天就意味着約5.5萬個集裝箱延遲交付。據德國保險巨頭安聯集團估算,蘇伊士運河堵塞或令全球貿易每週損失60億美元至100億美元。 

“蝴蝶效應”恐持續 

持續多天的堵塞給航運市場和原油等大宗商品市場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物流專家揚·霍夫曼(Jan Hoffmann)在一份簡報中稱,由於運河堵塞而滯留的貨物總價值大約為890億美元。蘇伊士運河周圍堆積的貨物可能會在四到五天內清除完畢,但處理港口的積壓貨物可能還要花幾個月的時間。 

航運巨頭馬士基警告稱,運河堵塞對整個國際航運市場造成的影響可能還將持續數週。 

“除因暫停通行直接造成的延誤外,船隻駛往下一個港口時不可避免地也會出現擁擠。預計接下來的幾周內我們還會感受到後續的連鎖反應。”馬士基全球執行中心負責人艾哈邁德·巴希爾(Ahmed Bashir)這樣説道。 

此外,航運經紀公司Simpson Spence Young此前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也表示,由於船隻到達港口卸貨的時間被延誤,可能會加劇船隻短缺的問題;同時,航運費用的上漲也將影響船舶供應平衡。 

不僅如此,運河阻塞也給供應鏈造成了巨大壓力,加劇了原材料短缺問題,推高生產成本,導致交付延遲,甚至是生產中斷。據媒體報道,此次受影響最大的是工業用品和消費品,歐洲製造業特別是汽車零件供應商也遭到了很大的衝擊。

【4xp】本文著作權歸每日經濟新聞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封面圖片來源:新華社艾哈邁德·戈馬 攝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長賜號 蘇伊士運河 擱淺 索賠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