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4xp > 要聞 > 正文

發動親朋好友“裏應外合”騙取保險公司佣金,涉案金額近千萬元!背後縱容者竟是他們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3-03 17:33:51

◎ “並不十分高明的欺騙手段為什麼能一再得逞,直至造成近千萬的重大損失?”

◎ “案件以外也許更值得我們關注。”

◎ 保險公司“客觀上縱容了犯罪行為的深入和繼續”。

每經記者 塗穎浩    每經編輯 易啓江    

3月2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的官微發佈了一則關於《保險公司遭遇集中“退保”危機 背後卻有一羣人賺得盆滿缽滿》的消息,揭露了保險業退保黑產的真相。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這起特大團夥性騙取保險公司佣金系列案中,有人負責整體謀劃,有人負責具體操作,有人提供資金,有人提供身份信息和賬户,形成一條清晰的黑產鏈條。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85人,後又追捕31人。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已有43名被告人獲判。該案還在進一步審理中,涉案金額近千萬元。

近年來,保險業騙保案件此起彼伏,保險公司深受其害,行業打擊退保黑產的聲音不絕於耳。但正如承辦檢察官所言,“並不十分高明的欺騙手段為什麼能一再得逞,直至造成近千萬的重大損失?”“案件以外也許更值得我們關注。”

一筆“自買單”背後的產業鏈條

2019年下半年,老雍(女)在保險經紀公司上班的女兒周某,提出要以老雍的名義假意購買保險,理由是為了提成和獎金。老雍便交出自己的身份證,由周某為她購買了價值20萬元的保險。之後她按照女兒的要求,完成了保險公司的電話回訪。

到了2020年上半年,老雍又按照女兒周某的要求打了投訴電話要求退保,之後不久她在周某的陪同下辦理了退保的手續,拿回了保費。

在保險業,為了完成業務指標,發動親朋好友買保險(即“自買單”)是一種常見的作法。要麼真實投保、不進行惡意退保,要麼事後退保、不收取佣金。而老雍的女兒周某,做的是一筆收取佣金且惡意退保的所謂的“自買單”。

實際上,家境不富裕的老雍家其實無力支付這20萬的保費,這筆錢是由一個名叫陳某的女子借給周某的。而陳某,是這家保險經紀公司合夥人餘某的妻子。

在這條保險詐騙鏈條上,有人負責整體謀劃,有人負責具體操作,有人提供資金,有人提供身份信息和賬户,而參與進整個犯罪鏈條的人員也遠不止這些。

經查,與餘某合謀的還有黃某(周某的丈夫)、馬某等人,如同老雍這樣提供身份信息和銀行卡的虛假投保人更不在少數,另有馬某、雷某等人利用自己或向他人借用的銀行賬户,對涉案贓款實施接受或者轉移分配。除此之外,經紀公司員工陶某在明知餘某等人實施詐騙保險佣金的情況下,仍然幫助其進行保險佣金結算業務。

親友齊上陣、涉案上百人

2020年3月的一天,張女士所在的這家經紀公司接到一家保險公司的通知,稱經紀公司介紹投保的15位客户投訴,其公司銷售人員誤導他們購買了保險產品,要求全額退款。而之前所支付給保險經紀團隊的佣金卻無法要回。

保險公司及經紀公司事後卻發現,這次集中退保事件似有頗多“巧合”之處:這15個客户的投保時間非常接近,集中在2019年11月和12月期間;集中投保的是三款保費很高的高端保險產品,平時銷售量很小;退保時説辭高度一致——銷售人員誤導他們購買保險產品,所以要求退保退款,但無一人説清銷售過程,也無法提供具體的銷售人員聯繫方式。

集中退保事件發生後,按照流程,應是具體的銷售人員和客户進行溝通。但面對經紀公司的詢問,餘某的朋友簡單敷衍之後便失去聯絡,而餘某則表示業務都是他的一位王姓朋友做的,他並不為此負責。後經查實,餘某所謂的“王姓朋友”實則為自己的妻弟。

2019年12月,餘某帶着這位王姓朋友與公司簽署了合作協議。之後,每每做成生意,經紀公司會將佣金轉給餘某,由其分配給他的朋友。除了上述的15個客户,另有14個客户在投訴要求退保,同時餘某手底下其他團隊銷售負責的其他保險公司的保單也有近20個客户退保。這一切又很難用“巧合”來回答。

2020年5月,經過偵查,警方在上海、江蘇、安徽等地抓獲犯罪嫌疑人餘某等數十人。經審查,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85人,後又追捕31人。2020年11月,餘某等首批64名被告人被提起公訴。

本案中,被告人之間不乏親密關係:夫妻、母女、親戚、朋友、同事,這幾乎是一條由熟人關係網發展起來的犯罪鏈條。

保險公司客觀縱容犯罪行為

浦東新區檢察院認為,黃某、餘某、馬某等人合謀,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採用指使他人虛假投保、惡意退保的方式,騙取保險機構業務佣金。陳某等人提供投保資金,周某等人經黃某、餘某指使,向虛假投保人轉賬等資金流轉,虛假投保人通過經紀公司購買保險,經紀公司隨即向業務員支付首年保險佣金。騙得款項後,虛假投保人虛構業務員誤導投保的事實,進行惡意投訴退保,並獲全額退保。現有證據足以證實上述人員的行為涉嫌詐騙罪。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老雍等人主動提供身份信息和銀行卡,充當虛假保險投保人,在無真實投保意願及需求的情況下,向保險公司虛假投保,騙取首年保險佣金後,又實施惡意退保投訴的行為,同樣構成詐騙罪。

一位保險律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通過虛假投保,獲取利益的現象大量存在。主要包括外部團隊對保險公司及其工作人員的欺騙,以及這種“裏應外合”共同對保險公司的欺騙。目前,這種欺騙呈組織性、團隊性、專業性的特點。

對於行業潛規則,承辦檢察官説,這本身就屬於一種行業監管漏洞,為類似本案這樣的犯罪行為埋下禍根。對於頻繁出現的高額保單,保險公司和保險經紀公司也未盡到審核的義務,“這從側面也反映了公司經營理念上的偏差,唯業績至上。”

上述律師亦表明,虛假保單很容易避免,但還在放任,這反映出一些保險公司急功近利、跑馬圈地的粗放經營狀態。

該案涉及到三家保險公司。《檢察建議書》明確指出,三家保險公司在保險營銷的簽訂審核、流程管控上的漏洞,在保險佣金設置上的弊端,在從業人員的准入門檻、監督機制上的不足,“客觀上縱容了犯罪行為的深入和繼續”。

中介亂象暴露管理漏洞

在走訪調研中,檢察官還發現,進入保險經紀公司當業務員的門檻其實很低。本案中,餘某等人安排他人,利用假身份入職或者掛靠保險經紀公司,加入保險經紀團隊,以便操作虛假投保事宜。而部分公司內部職工即使知情也視若無睹,甚至參與其中。這就意味着,在這個犯罪鏈條中,不僅有虛假投保人,還有“虛假業務員”。

《檢察建議書》亦指出,保險經紀公司在保險團隊的引進和監督、業務員真實身份的審核等方面存在漏洞。

“保險經紀團隊合約代簽、員工入職合同代簽等情況,在保險經紀行業已經成了一種‘默許’,如黃某、餘某這樣的人正是在這樣的‘默許’之下,滋生出更多‘野心’。”檢察官説:“其實只要公司稍加甄別核實,便可以察覺。”她還提到,“首年佣金過高”這一不合理的保險佣金設置也造成了部分保險經紀人為了追求短期佣金利益而不惜鋌而走險。

有管理漏洞存在的地方,必然會有人鑽空子。《每日經濟新聞》注意到,早在2013年,上海泛鑫保險代理有限公司美女老總陳怡跑路一事,即承諾客户高收益“保本保證收益理財計劃”,實則購買保險產品,獲得保險公司超過100%的佣金、渠道費。

近年來,保險業嚴監管成為市場治理的常態。2020年5月,銀保監向各銀保監局下發《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於2020年保險中介市場亂象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簡稱《通知》)。

《通知》顯示,虛構業務套取費用是整治工作的重中之重。包括利用中介渠道業務主體虛掛應收保險費、虛開發票、虛假批改或註銷保單、編造退保等方式套取費用;串通中介渠道業務主體虛構保險合同、編造未曾發生的保險事故或故意誇大已經發生保險事故的損失程度進行虛假理賠,騙取保險金或牟取其他不正當利益等。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